3
首页 > 正文

3 开心一刻:高中喜欢上老师,她说上大学后可以追她,不料她走了

喝下进寨门的那杯拦门酒时,我仿佛打开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长安营镇大寨村那扇封存千年的寨门,感到背上的行囊被这里纯情的山歌、质朴的笑脸、洁净的山水、独特的风俗充盈,心好像躺过了时间的河流,寻找到了梦寐岁月只会留下美好的东西,若回忆是温存的,我愿意回忆。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好感,真的就是建立在某一个极细致的点上,惊触到了你的最爱,便想亲近。 就如同我的一位邻居,她是我见过的最有个性的女子;同年同月、她只比我早生一天;她一米六的身高,长得颇像明星许晴我生于乡下,几个月大被妈妈抱去了城市,偏居一隅,在街道中长大。城市很大,多是纵横交错的公路,留下的老街道不多,至今还会暗暗庆幸自己能够遇上。 老街道上都是青石板路,蜿蜒曲折,密集成网。一条一条相互延伸连接,枝枝叉叉地漫展,最后曲曲弯弯地隐没。 踏着青3闲来没事,吃过早饭,想做点什么,却又不知道应该做点什么。 看窗外天色阴郁,不一会儿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园子里去不了,就坐在台阶上,抱一本书,翻上几页,又看一眼园中月季,白里晕染着红边的花朵,雨露沾湿,开得正是娇媚。 又听听雨声,雨声里混杂着鸟叫,下

3追风筝的人并不可笑,因为他们终会握住风筝,而那些不懂去追逐风筝的人才是最可怕的。——题记 其实,我也知道竭尽全力后却一无所有的渴望,既没有磅礴山河的志气,也没有追逐繁星的能力,更没有放弃生命的勇气。除了抓住心底那一抹微弱的光之外还能怎样?我不愿意去想上了年纪的我,不知从啥时起,养成了一种“怪癖”。遇事爱思,爱想,甚至钻到牛角尖里出不来。同事们笑我得了“多虑症”,家人说我成了“老年痴呆”。可自己觉得生活中确有许多事情令人不得不想,又不能多想。不得开解的事情围绕心境,犹如轻云、薄雾,淡淡地压在心头一 江南的山城,今秋姗姗来迟。尽管立秋过了许多日子,暑热依然肆虐,像要黏在山城。夏,仍在秋中。而我在黄河故道的家乡,四时分明,梧桐叶早已飘零了一地。好在以后的几场秋雨,湮灭了夏之余热,山城的四季秩序得以轮回。 如果把北方的秋比作刚劲的男儿,山城的秋则

一、坐在缆车里像坐在混混沌沌的梦里 “我们坐在这缆车里,就像坐在混混沌沌的梦里。”我说。 说这话的时候,我和其他七个人正坐在一个密闭的缆车里。 缆车四面是透明茶色玻璃,如果是空气清新,应该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周围的景色,而今,浓郁的云雾将缆车混混沌沌地包在日渐清冷的风中,我闻到了秋的气息。在连绵不绝的雨中,我听到了秋的脚步声。年年躲不开的秋天来了,带来了躲不开的寒意。即使我裹紧风衣,寒气还是穿过千丝万缕间的缝隙,将寒凉送到我的心里。 秋天里凋零的落叶,秋天里阴霾的天空,秋天里瑟瑟的风雨,总令我陷入忧教师节的时候,网上赞美老师回忆老师的文章多不胜数。我想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好老师是让学生终身难忘的。 我最尊敬和喜欢的就是我们中学时代的班主任徐老师。当年的他瘦瘦高高有点儿小帅,很平易近人,非常幽默风趣,像朋友一样和我们打成一片儿。他是我们眼中的3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