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传媒
烧饼油条,作者:梁实秋。烧饼油条是我们中国人标准早餐之一,在北方不分省分、不分阶级、不分老少,大概都欢喜食用。我生长在北平,小时候的早餐几乎永远是一套烧饼油条——不,叫油炸鬼,不叫油条。有人说,油炸鬼是油炸桧之讹,大家痛恨秦桧,所以名之为油炸桧以
2020-01-27 74765 my42e
导语:杨绛(1911- ),原名杨季康,江苏无锡人,生于7月17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员,作家、评论家、翻译家、剧作家、学者。1932年毕业于苏州东吴大学,成为清华大学研究院外国语文研究生。1935年至1938年与丈夫钱钟书一同留学于英、法等国,回国后历任上海震
2020-01-27 40156 qm6a6
邑之重镇官桥西南,有犀山焉。其因“峰尖犀利,岩如犀牛”而得名。暮春时节应约往之。 自厦沙高速赤岭出口过桥,左转沿路蜿蜒而上,经善益至益林,抵山腰。山下人家,古朴与新潮交错,钢筋水泥别墅艳丽夺目;而石条老屋十间张、七间张、五间张亦存之不少,犹如披灰黑外
2020-01-27 39513 t1scs
作者:张炜杰写于2015年11月22日晚 日月逾迈,如水东流,忆故校社团,慨然而赋。其赋曰: 煌煌华夏,朗朗乾坤;南粤高校,华立学府。西望增江之河,祥氛绕云;北依挂绿之湖,佳色连珠。莘莘学子,遍布五湖四海;济济人才,凝聚千姓百族。风景旖旎,人文鼎盛;岭南独绝
2020-01-27 65230 9njvv
在临近初夏的时光里,春天逐渐的被画成一个影子,固定在了山水田园间那刚崭露头角的叶子上,凉意习习的清晨,冰冷的露珠也流露出了透明的情绪,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不曾体会到的薄凉气息。 发呆,是这段时间自己常有的状态,恍惚间总是思维离开了身体,在匆匆的时间里飘
2020-01-27 46237 g46iu
很多时候我都会抱着这样的给点,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所以我远离你,远离不了就将就应付着你。保持不咸不淡的关系,你没有理由责备我,我也没有必要看你眼色。突然醒悟,原来每一个人都有他出现的价值,不管他或她是高是矮是帅是丑是非凡还是平凡,他或她都有存在的必要。
2020-01-27 30048 vwdf2
时间是一列永不停止的列车,它盛装着过去现在和未来,一路走来,慢慢地放下过去,在现在中奔驰,奔向前方的未来。 曾经,我的列车满满的都是欲望,无止境的日夜奔跑。随着年岁的增长,同样这列列车,边走边卸载着很多负重,越来越慢的节奏,轻松起来。 我在时间的列车
2020-01-27 87580 knvqs
不知什么时候,孤独、忧伤、遗忘突然爬上脸庞。 一个人的时候并非一定孤独,在热闹、喧哗、人多的场合也会孤独,孤独有时不是可以用身边朋友的多少就可以来衡量的。 孤独通常指的是精神上的孤独,检测的是心境的空荡与充实的对比度。 孤独的主体是人类大众,因为只有人
2020-01-27 23265 5u2ag
答客问,作者:老舍。答客问有人问我:你为何不把战前战后所写的杂文——大概也有几十万字了吧——搜集起来,出一两本集子呢?答以(一)杂文不易写,我写不好,故仅于不得已时略略试笔,而不愿排印成集,永远出丑。(二)因为写不好,故写成即完事,不留底稿,
2020-01-27 66989 qgcwx
鼻子底下就是路,作者:张晓风。走下地下铁,只见中环车站人潮汹涌,是名副其实的
2020-01-27 63388 m7o7d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走进来,然后花上一两分钟看看这篇文章。自认为自己的文笔颇为捉襟见肘,所以过往向来不敢以之示人,唯怕徒增笑耳。随着年岁渐增,对文字的感情却越发浓烈,偶之兴至也会敲敲打打一些零零碎碎的所感所想。文笔倒未觉得有所长,但好处也并不是没有。我
2020-01-27 28500 x4txo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554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