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昊
首页 > 正文

陆昊 男人嫌弃你了,才会开始这样没事找事,你可别傻傻的不明白!

生活本来就是平淡中,添加的五味杂陈,苦涩中的甜蜜,负累中的喜悦,矛盾复杂中,道不清,说不明的烟火人生。无止境,贪念里的矛盾生活,得到了,又不珍惜;失去了,又眷恋;飞高了,还期盼那山高;美好了,还想再多些曼妙;人心无休止的念,驾驭在生活上,各钟滋味,临行前夜,仍然对翌日的夏特之行心怀畏惧。十二月的疆南,虽比疆北略温暖几分,但终究是冬时,免不得寒风漫卷,瑟瑟而行,更不消说山谷露营,四下里冰雪覆盖,北风携着寒气拂面而过,那万径无踪的孤寂,只是心中想像便已寒战不已。然而,当我穿过坚冰结固的木扎特河谷时光寂寂,忽而,已是岁末,旧年蒹葭苍苍的余温尚在,却不得不挥手作别,与过往道一声珍重。 岁月向来如此,于辗转无声中带来花开、雨落、枫红,暮雪。幸好,生命中总有一些如影随行的暖意,一些花落尘香的美好,温温的,淡淡的,将颠沛的流年风景装点。 每一程走过,陆昊最近不知怎么了,是因为到了知天命的年龄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脑子老是爱回忆小时候一些有趣的事情。 记着小时候经常和爷爷去河里打鱼,记忆当中好像每次都是吃过午饭去打鱼,爷爷在前面背着鱼网,鱼网在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我则背着鱼篓一蹦一跳地跟在后面,来到小

陆昊“民间都说我,祸国殃民,更胜褒姒和妲己,呵,可又有谁知道,我的过去?” 她无奈地挑眉,风情万种,不屑一顾地勾起一抹妩媚的笑。 我本红尘自由身,与卿同舟泊河川 诗词歌赋闲不住,凭栏思君题诗愿 但请飞鸽言我意,莫待花落归已晚 “真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家乡的车渡口 (作者:悍卫) 凤山镇乌鸾山下的凤山车渡口,这是融江河上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又风景秀丽的车渡口。 融江是从江县流下,下达柳州、梧州、广州等地。历来就是沟通地区间经济和文化交流的重要航道。据史料记载,在民国29年,凤山镇已经在此设有行人渡口。解放后大雪之日并无雪至,却有明月端然。 月是半月,因未迫近十五,尚不至丰盈圆满,略显清矍了些,于广漠寒空。 冬天的月色便是如此,要么终日隐于云层不得相见,要么便清瘦如吹不散的眉弯,你能看到灿然如雪山冰莲般满月的时候并不多,大多数时候是那种不雪亦阴的天气。 从

去年冬天,他兴致勃勃的从花卉市场抱回了两盆兰花,小心翼翼的摆放在客厅,那绿盈盈的叶片充满了无限的生机,整个房间都迸发出朝气与活力,我满怀欢喜的期待它们何时能够盛开淡雅的花朵。 每天下班回家,都精心的为它们沐武当金顶,一个满是传说的地方。金顶建设于武当山的最高峰天柱峰顶端,金殿是代表。它的建筑材料主要是黄铜与黄金。阳光照耀下的金殿,闪闪发光。人们好奇的是,沉重的建筑材料是怎样运送到高山之巅的。何止是这些? 武当山的道观建设始于唐朝。我们都知道,李唐王朝自网络地图有情,带我绕过现代化新区,指向曹州老城,寻觅儿时的记忆。 在一望无际的鲁西南平原上,北有奔流不息的黄河之水,南有明清时代的黄河故道,曹州古城便是这个三角地带的一颗明珠。俯瞰这片区域,可见外有十里为径的圆形护城堤,内有三里见方的城墙基址。这种外陆昊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