仝有才
首页 > 正文

仝有才 东契奇复出砍下24+10+8,独行侠末节一波三分雨带走马刺

接到徐生电话时我正坐在阳台上,手边一本书,音乐低回,下午的阳光斜斜地照过来,一阳台的阳光。看着陌生的电话号码,我犹豫了一会然后按下了接听键。哪位?我问。是我。他答。你是哪位?我是真的没听出声音,尽管小女儿爱花,也许是缘与我的遗传吧。三年前,五岁的她从外面回来,手心里捧着两棵小小的水红花的幼苗。仰起小脸,那双不大的眼睛望着我说:妈妈,这是我从河南滩移来的,栽下吧!院子里的蔬菜及各种花草,把原本很宽敞的地方,挤的已很紧张了。但女儿的那种无邪的目光让我们的青春,被尘封在了林荫路上,那里微风不燥,阳光正好。没有了烦恼的缠绕,也没有了繁杂的喧闹。 小小年纪的我,总期盼能有一台时光机器,可以穿越未来,预计未来,在未来的时光里穿梭。等到真正长大后发现,自己又是如此的盼望能有一台时光机器,可以回到过去,回仝有才蒲公英开花了 在人间,梦与幻没有熄灭,就开一朵最苦的花,开在淋血的心脏,由历史去采撷而收藏。 蒲公英开花了! 蒲公英开花了。 小小的笑,撑着花落的笑撒在田埂,田埂间隙的小溪。金黄的笑声,或更远,山坡上,山坡上隆起的石头尖嘴唇边;秋风的伤疤全开在瘦瘦的花

仝有才2007年4月1日,正值初春时节,一个艳阳高照、和风煦煦的日子,老同学走完了她幸福而坎坷的66个春秋。她一生好强,上进,更是爱美,也可能正因如此,才选择了这样一个日子。她是一位普通的贤妻良母,没有庞大的送殡队伍,也没有隆重的送殡仪式,老同学倘若在天有灵,定花谢了,梦醒了,又是别离时,纵然两地分离,纵然相思入骨,我也定不负卿! --题记 点滴记忆,韵染了静若如风的山水 古老的画卷又添一幕幕场景。“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又是离情别恨时。柔柳绿阴,掩映着伊人的柔情,暮色中,一位伊人立于长亭柳下,深情远处村庄的怪事,已经很老。 象黑色尖石头。闲偶束缚的我去打盹一根老树根的梦,整整一个下午,衰老在向西的坡道,有无数的鸟飞来,又隐隐而离去,它们凄哀,它们,如消失掉的白羊,在黑势力范围内的死亡之海。 山坡上,有菊花的黄。 山坡下,残墙横亘,有几朵滴血的枯萎的

当时光逆转成微红色的晨曦,昼夜逐渐分明,其实世界从来就没苏醒,青春的小鸟在我温暖的被窝里沉睡;当它悄悄醒来时,就会随着闹钟的滴嗒踱步;曾几何时,我发现我有些老了,变成头戴王冠身穿龙袍的龙王;而我还茫然无知地,以为自己是那面容苍白的白马王子。 人们说,去美国探亲已办理了签证,购好了机票陆续作出行的准备。儿子给我们添置了快译通、笔记本电脑、相机、摄像机,考虑得很周全。 天瑞那边也对出行作了具体安排,我们将在六月底先去洛杉矶玩两个星期。 这次去在经济上先给天瑞交了个底,旅游准备了一万美元。去了就交给他2013年的冬天,没有下一场雪。不知何时,开始喜欢天空,喜欢那透明的干净,喜欢那湛蓝的安静。青春的悸动,被骄阳照的火热。这一年,我们骄傲,倔强,凭着一腔热血,放荡不羁。这一年,我们自卑,善变,凭着年少仝有才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