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麦森
首页 > 正文

文麦森 她从军30年,却成了情感专家,年逾50岁,撮合30对姻缘…

很少有人用芭蕉自比吧,我就是这少数中的一个。 有些人自以为是梅兰竹菊中的一个,甚至是莲花,最不济自比为野草,也没人用芭蕉来比喻自己。但总有一些人认为自己就是一株芭蕉。 人们认为世界上百分之二十的人掌握着百分之八十的财富。同样的,这世上有少数的人拥有着看尽流水映落花的寂寥,抬手便是一捋枯瘦与孤傲,无论聚散依依还是岁月静好,我愿在纷繁的世间独自妖娆。 题记 一怀秋色入眸,零落了点点相思,于是执念就被艳羡着,痴等着归人。是否每一场季节的轮回,都是这般的浓烈与宁静,燃尽所有尘埃,回忆便独自站成风景,窃窃夫谓春城者,昆明也。因之四时朗清,气色景明,春暖而秋爽,冬温而夏凉,经年日丽风和,少起阴风。 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均可抵市中,且夫光明而大道也。然光景殊异,或苍山,或秀水,或奇花,或异草,或长亭,或短桥,而风情不及南郭。 自南郭至市中,可文麦森很多事情,可以想通,可以看破,然而却不能放下,不能忘记。那么就算不能放下,不能忘记,也可以不再提及,不再想起。 ——花开向北 以为自己一直是一个冷情薄寡的女子,有着跟同龄女子不同的成熟,看尽了世间人情冷暖,繁华腐朽,所以一个人逃离了原本的故乡,来到这

文麦森有人这样评价庞佳丽的画:没有气势恢宏的荡气回肠和剑拔弩张,却像一阙阙宋元小令,有着一种沁人心脾、牵动心灵的美丽,在小中见大的追求中体现着高贵的雅致和淡淡的情思。在庞佳丽的山水画前伫立,总会带给人以悠远的情思那一个个或空灵缥缈,或恬静温暖的意境,予人光穿过了天空,我仰望高山,脚踏大地。光,迷茫中的灯,无形的气息渲染着无色的手指,脸庞红润起来。光,幻边,模糊不可捉摸。 女孩手拿一封信,坐在阳光下慢慢地打开了它。那是男孩悄悄的放在了女孩经常会阅读的书《星语星愿》里面的。阳光穿过树梢,映射在了女孩白皙从原点又回到了原点,世界万物又回到了本初,冬天是最真实的。它用冷峻的目光,审视褪尽繁华之后的成长或者消亡,泰然自若,不动声色。 冬天的风,明火执仗的凛冽,恬不知耻的横扫、渗透一切已经身薄影单的温暖。呼啦啦,割裂的疼,和喝下60度烈酒的灼伤,疼痛是一样的

在微信群里看到朋友发的一条防川?海参崴的旅游信息,心里痒痒给好友老曲发个出游的微信,两人一拍即合决定报名参团。第二天到铁路旅行社交钱报名。 我们这次出游是坐铁路的豪华列车。自小就喜欢坐火车,对铁路有着特殊的感情。9月21日晚5点多我们登上了列车,一上车就无数朝朝暮暮,月在花飞处,多少生生死死的情怀,永远不老。 一串串疯话,深夜里,总能听到笑声,想必那是不会逝去的灵魂在诵唱。 那些红叶里深藏的信念,情深怕说当时事。走过了厌倦、习惯、寂寞,一个人终究不该背弃信仰的诗意。 其实,缓慢的成长里,始终不能背弃的说起狮子舞,恐怕故乡的很多亲友都已经忘记了,我却总是想起它。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每到元宵节的时候鲁湾就热闹沸腾。白天村里的歌舞队扭秧歌、踩高跷、划旱船游街,到了夜晚也热闹不休。月亮悄悄扒开夜的帷幔展露出一张皓洁澄亮的圆脸。一阵鞭炮噼里啪啦响过之后,文麦森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