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香
首页 > 正文

藤香 还在喝骨头汤补钙?这些食物才真的补钙哟

与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散文诗学会会员陈东明结识,我记得好像是2013年的羊城晚报通讯员表彰会上,那时他给我的印象是:为人谦和,也非常活跃。 随着交往的深入,让我对他的为人处世风格有了深入了解。 特别是湖南苗乡城步和河南西部的采风,让我对他文学的执著、她说:我知道《她说》是一首歌名,表现的是女儿家的小情态,我不喜欢那种调调。此文偏要用这个题目,《她说》和“她说”,只要风格迥异,无妨的。红尘太过飘摇,世间纷纷扰扰,我只想寻一隅逍遥,不惧独自寂寥。 她的话里有酒做的豪气,却透出因辛酸与凄怆而故作的坚强——这是我送给小花儿的名子 小花儿,一朵一朵开满了绿绿的草丛。在我脚下的这片土地上,到处都能看见小花儿朵的影子,但谁也不知道她的名子。她真正的名子到底叫什么?谁知道?请告诉我吧!? 其实,她在我北疆的家乡,有一个人人都知晓的小名“打碗花儿”。是“打碗藤香一片落叶点缀了浅秋的清晨,离开飘着花香的花城,一路阳光明媚,碧空如洗,白云悠悠。辗转星城,我们黄昏时分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故乡古城。天宁巍巍,沅水汤汤,余晖中的古城镀上了一层金黄色。古城变化真大,曾经求学于此的我竟然找不到校门。看到城中公交车穿梭,感叹

藤香因为中午有一个约会,约定见面的地方恰好在莲湖公园对面,我便提前出了门,率先来到了莲湖公园,看着满园的美色,触景生情照了几张片片,发在了朋友圈,还配了几句打油诗如下: 从前有条路,路上有个园, 园里有个湖,湖中有条船, 船头坐着一个孩童,就是当年的我,暖暖的午后,整理昔日旧物。无意中,翻开了尘封36年的训练新兵的日志。尽管字迹模糊,涂上了岁月的时光色彩,但那还显笨拙的一笔一划,依然吐露出青葱的清香,那遥远的一幕幕好象就在眼前,让人挥之不去,索性翻了下去。看着看着,一下子就打开了我的记忆,耳边回响着晨风轻拂,碧空如洗,阳光静悄悄旖旎,有鸟语花香,潺潺地流过我心房。且将所有心事交付,任一朵小花伞遮罩流年沧桑,伴我步行去上班。 步行最大的好处,是柔曼了时光,自由了路线。譬如,我可以斜穿公园,看公园的柳条儿怎样地由僵直而变得柔软,由柔软变得发亮,由发

一到夏天,本来波光潋滟的湖面,渐渐成了绿色的天下。一片片荷叶挤挤挨挨,层层叠叠一直伸向茫茫的远方;一朵朵荷花在绿丛间亭亭玉立,在阳光下竞相吐艳,大有“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韵味。无疑,荷我的童年时代是在乡下外婆家度过的,外婆家自留地里的田边地角种有很多黄花,那儿有我童年的足迹,记忆里有黄花菜的味道。 在我的记忆里,黄花易种植,耐瘠、耐旱,对土壤要求不高,种下后偶尔施点农家肥,扯扯草,很少看到它受到虫害,春季发芽,夏季开花,可以连续采下雨天,读书天。悠闲地坐在书房里,尽情地遨游在书的世界里。傍晚,透过窗户玻璃发现,外面的雨已经停了。窗外奇幻瑰丽的云彩吸引了我,想到小时课本中有一篇课文叫《火烧云》的文章,心中不由一动,今天何不好好藤香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