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k089
首页 > 正文

tek089 储存能力决定生存的幸福感,大神教了一招,以后用特殊方法装东西

记忆中的小镇春夏秋冬独有自己的韵味。三两只肥肥的齐毛鸭腆着个大肚子摇摇摆摆地走过,“扑棱”一声在村前的小溪溅起一片水花,清澈的水面便一圈一圈漾开去......春,被划动的鸭掌赤红的搅动,一点浮着的薄混乱吊在秩序的倾覆。 有人在看历史书,也有人在讨论频发的地质山洪灾害。一切狼藉后,洪水冲下而来的木头与浮动的生活用品,面对村子流河的怒吼声,这是一桩空间秩序倒塌的悲痛。 伏牛脚下的盆地,因牛而作,灌入大地的贮备的火,火流出一座工业的小油城。文明永远是在家读小学与初中期间,遇到这个季节,遇到这种连阴雨天气,一到雨过天晴,成群成群的蝉开始活跃起来,有时候全部一起有节奏的叫,有时候几只蝉不愿与大家在一个频道。村子里的树被雨水洗刷多日,金色的阳光铺下来tek089《烟笛半律,君赋素笺》 烟笛半律相思赋,离愁一盏百年渡。 赋君一弦韵长,当日事,愁几许? ------题记 南城画巷落烟雨,朱门叩,凄幽幽,那年情长,题诗书词曲。素笺墨香词清幽,故人离,旧人哭,芳华一去红颜老,恨天长,泪难断,一曲作罢又生愁。 一弦上月亭台楼阁

tek089很久以前,就想写一些文字,邮寄给七月的骄阳;也想捡拾一些零乱的心情,快递给炎炎盛夏。偶尔从心底里迸出的言语,却让沸腾的空气带向了远方,一些指尖上徘徊着的思绪,终究无法落入掌心。太阳隔着墙壁,温度仍在攀升,我无法用手握紧稍纵即逝的清风,那些浮燥的文字这两天上QQ收到一个叫Erin的病友给我留言说:关于抗癫痫,她把自己的真实故事写了个贴子想让我发到博客和其他的病友们一们分享,从她写的贴子上可以读到即便不幸患上癫痫12年但仍不减她乐观向上的心态及对生活的热爱。下面我们一起分享Erin的癫痫故事: 这是一个真实的亲爱的老公: 又是一年秋风凉。亲爱的老公,你在天堂还好吗? 不知不觉间,你离开我已经五个多月了。 五个月,对别人来说只是短短的一百多个日夜,两个季节的变换更迭,生命中微不足道的一瞬。而我早已漠视了花开与花谢,我的生命里再也没有了春夏秋冬的变化,我的世界

鸟,痛悲自焚而去 夜读白居易的诗。 有难年荒世业空,辞根散作九秋蓬。夜读灯下也是书,直面窗外的黑势;欲言的,又让秋拾去,装饰人间的黑道的势。 听夜,写在瘦影的手指。闲坐是愁,思量是悲,自雨点纷飞,百年多了几多时?且,秋已落院了,唯将夜来平叙,常开无眠眼这是第几个秋,秋的夜了? 造万物的天宇,啊!你有海有山,海再深也淹没不了云与山。你造物的缺憾,灰尘比骨头还要多,大海的海底都是血红色的珊瑚,我愿摘一根肋骨,补偿你的错误,化魂一朵秋雨的嘘泣。 -写给抗挣黑势与腐败的人类骨头 又秋夜了。 秋落起淅淅沥沥的雨摘掉你给的戒指,就等于抛开你给的承诺,不曾要求你给什么,那么回忆不会因为某些东西而再次悲伤。殇,代表死亡。哭泣,意味着无言的悲伤。我们都仍在各自的世界里好好过活,心中却已渐渐缺失了一块对彼此的记挂。tek089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