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琳琳
首页 > 正文

韩琳琳 每日欢乐多老鼠:妈,我晚上不回家吃饭了…

于茫茫人海中遇见你,于人海茫茫中错过你。 从来,不描素白丹青,不绘墨笔月色,却依旧想用千只笔,迂回百转曲折,万次勾勒摸索,只为摩你十分之一温情,堪堪!尽我所能去调配彩盘中的斑斓,却总是无法染及你眼角上挑的桃色。 木清浅桃花灼,一袭素衣角裾摆,一翻又一盼望着盼望着,直到在夏日的炙烤中慢慢地失去了耐心,秋才无声无息的向我们走来。 不知从哪天开始,清晨的阳光已不再那么灼人,空气中有了丝丝凉意,让人贪念这晨间宝贵的清凉时光。初秋的夜晚,些许的凉意,褪去了夏的暑热,也就少了夏夜的辗转与烦躁,多一份悠然和清清风微徐,摇曳着一片片绿色的云,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蓦然间缕缕清香飘过,沁人心脾,寻香而望,但见一簇簇雪白的花,素裙素裳翘首而盼,似在等候一场优美的邂逅。 晴和日丽叶畔边,风若无心卷珠帘。 怡然但看云中色,燕过花开岁月闲。 陌上花开,总能令人赏心悦目,韩琳琳喜欢项家山,源于骨子里对她过去的敬仰,对她山水秀逸由衷的热爱。 我认识项家山比周围的同龄人要早,知道的当然要多。打小就跟父母一起途经项家山走茶瓷古道翻越上十岭,到江西境外的安徽东至县外婆家。 打记忆起我就记得项家山是“小南京”,在父亲的背上听着项家山

韩琳琳曾几何时,我的手机里塞满了爱人的短信,我总是不舍得删除,直到手机短信储存已满,才极不情愿地按下删除键。那一条条短信,让我感动着,幸福着。 十二年前,手机这个通讯方式还没有完全普及。记得我的手机是结婚时候家人送的,算是比较早拥有手机的。那时的手机话费比最近迷上了87版的电视剧《红楼梦》,一发不可收拾,竟然利用周末两个晚上一口气看完。凌晨,躺在床上,看着外面渐渐清晰的光线,听着报晓的鸡啼叫声,我的心还不能从《红楼梦》的凄惨结局中抽身而出。 我个人并不是红学迷,但知道红学在中国文学历史上的重要地位。作为每逢端午节的时候,我都曾经屡次忆起儿时过端午节的情景:吃粽子看划龙船,想念那花一角钱买的,用黄泥和一点颜色纸,一枝竹签两三根鸡毛所做的,吹起来嘟嘟响的哨子。这些童年的回忆,使我时时反顾,还有旧时难忘的意味留存。当我在他乡独处,或夜雨敲窗的时候,这些

镇上,总有那么一群人,他们静静地活在我们无法勘探的世界里,虽然他们和我们共享同一个生存空间。有时,他们突兀地闯进我们的世界,给我们造成一丝的惊恐,成为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偶尔,他们是我们吓唬小孩子的“大灰狼”。白天,他们游荡在垃圾堆旁,期盼能填饱自有些性格不同的夫妻,常为他们的性格不同而苦恼。他们往往认为自己的性格很好,而抱怨对方的性格不好,并为此争吵,影响了夫妻感情。 其实,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一下周围所熟悉的夫妻,就不难发现:不少性格迥然不同的夫妻,他们相处得很好。 相反,有些性格相近或相似的又走了一趟嘉峪关。这次不是坐着汽车早早出发,一路奔波,直到晚上才到达;也不是晚上坐火车,在硬卧上过夜,摇摇晃晃睡到天亮;而是坐着高铁,七百多公里的路程,四个半小时准确到达,然后舒舒服服地睡一觉起来工作。一趟这样的行程,让我记起风吹草低现牛羊,记起韩琳琳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