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仲舒简介
首页 > 正文

董仲舒简介 常与高人相会,闲与雅人相聚~

37、黎明在悄悄说话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8.24 1 今夜,又一夜剪开的惆怅。 潜伏的黑色势力淹没了这夜。我看到眼睛的域界不再有亮光,我在亮光的死亡数目,我在死亡数目的亮光,听着荒芜的夜风吹开沙丘的死寂,沉埋了多少英雄剑光的血句,残卷了多少灯盏竹板的星在人的一生中,有些经历看似很平常,觉得就是那么回事。可慢慢回忆起来,却又感到蛮有意思,若不把它说出来、写出来,还怪有点可惜的。如我赶牛车的经历就是这样,时不时地总爱在脑子里回旋,不写出来,它就让脑子受罪,思来想去,还是把它写出来吧。 我上初中的年代,燥热的夏日还未真正过去,槐花就迫不及待地竞相盛开,一夜间满树落雪。清新,怡人。 小区东门外一条宽阔的街道两旁栽种着两排槐树。十几年功夫树干就长到水桶那么粗。在冬日,它们发黑的虬枝寂寥在灰白的空中,僵硬在刺骨的寒彻中,没谁会太留意到它们的存在。可一到夏董仲舒简介漂流过多少次已经记不得了,每次都差不多,或乘竹筏,或驾皮艇,或由渔夫撑篙,或由自己划桨。这次和公司同事到武义漂流,却给我一种新的体验。 车在青山中穿行,在绿水边颠簸。溪水在石缝间悄悄地流淌,有几位女子在水边上浣衣,给宁静的山林注入了几分原始气氛的活力

董仲舒简介你可曾到过秦皇岛的南戴河?——那是一片闯进陆地怀抱的大海。都说距离可以产生美,我想那是因为有想象的存在吧,在我的想象中,南戴河的海是蓝色的,温柔的,有着能涌出圆月的深情。 童年时,我对海是没有想象力的,那时我像一个小黑点寄身在太行山脉间,时间和空间都七月的烈阳火了又火,八月的日子依然没能降温。每天眼巴巴地瞅着窗外的亮丽晴空,却鼓不起勇气出去暴晒,真是阴也愁煞人,晴也愁煞人。最不用烦恼的是:像这种可以在地面烤熟鸡蛋的酷热天气,我不用再骑着摩托车去上班。 每天优哉游哉地在家里瞎忙着,这日子倒也过得挺一 深冬一个静谧的夜晚,雨下得很大。潮湿的冷风,冰刀子般从脸上划过,留下尖利的刺痛,却并不见血。当时已过午夜十二点,街上寥无人影。我刚从暖热的被窝里爬起来,惺忪的睡眼,还带着几分倦意。我身披一件褐色的旧棉袄,手撑一把使用过多年的帆布雨伞,站在靠嘉陵江

自从儿子放假回家后,我立即被打回原形,从十八岁的无忧少女变回啰里啰嗦的晚娘。呜呼哀哉,我命苦矣! “起床了吗?”“要吃了吗?”“作业做了吗?”“睡觉了吗?”每天必不可少的问候成了我与儿子的重复话题,似乎除此之外,我再也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了。 每天不是看到我室内摆放着几盆麦苗,父亲甚是惊奇地说:“在脚踏不到土壤的楼里怎么能种麦子?而且没有阳光小时候,最盼望的事情之一就是下雨天。记得那时还在乡下,每当看到天空飘起雨,便高兴的手舞足蹈,拿起伞,全然不顾身后奶奶的吆喝声,冲出门外,与小伙伴们三五成群凑到一起,撑起花花绿绿的小世界。绵绵细雨打在伞上发出沙沙的声响,伸出小手,雨滴到手心里、胳膊上董仲舒简介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