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树纱奈
首页 > 正文

杏树纱奈 “细小”的男士如何挑选手表?

三月,是谁的笔墨一挥而就,满目的春意破茧出壳,就这么温柔的将尘世包裹。我踩着草木的碎影,安静的走在黄昏的林荫道上,任阳光的阑珊落在了我的肩头。 总觉得,光阴就像一首诗,衔着清长的花事冉冉倾城,无需言语,那灼灼的深意便落了满满,感恩岁月赋予的所有,这样吹一支柳笛,把春天含在嘴里,让一首悠扬,划过长空,穿过竹林,蔓延滋长,蔓延到清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滋长到我们的每一个心房。“在美好的时光,做最好的梦,去最想去的地方”。 你看,春天来了,那美丽的春姑娘,吹着柳笛,戴着花环,已经来到了人间。人们可喜欢春《春,是五味杂陈》 春和爱情,是诗人永恒的话题。早几日,习作了几首春的诗词,意犹未杏树纱奈微风轻轻吹拂,夜色越来越浓,华灯初上时候,月亮从东山升起,给渐渐归于宁静的煤海小镇大柳塔披上了一层银光。乌兰木伦河恰如一条白色的长裙沿着一条优美的曲线向前延伸,月亮倒映于水中,恰似梦中少女的脸,时而含羞,时而大胆,河岸的垂柳在月光下轻轻摇曳,仿佛是

杏树纱奈来源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作者薛梦霞 月如钟,方其圆时,即其缺时;情如花,一朝一夕,不生不灭。 “月,阙也。”本是一部千年前文学专书的解释。古人将情与月相联,情月相漆,月阙十五方可圆,情阙何人知其缘。 “少年时我们追求激情,成熟后却迷恋平庸,在我们寻找、多少年以后,再一次看到你的照片,在一棵苍翠到的古树上,开叉的树枝伸向遥远的天边,你身着藏青色大衣,于冬日的暖阳中,向着镜头开心的笑,那时正逢冬日阳光微好,远处的云彩也极其乖巧的依偎在你的身后,那张多年不见的脸,再次占满我的脑海,那些老去的时光,再次你有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恨过一个人,又用无尽的时间去遗忘。你站在纷飞的素雪中,抬眼望向我,我面无表情,沉默无语,于世间而言,我只是个傻子,等一个等不到的人,寻一段没有结局的故事。 ——题记 醉卧红尘,为谁痴,为谁狂,为谁忘了自己在世间流浪。梦中,你依

原创《故乡.乡愁.春节》 作者:长江之水 题记:故乡、乡愁,也许是我们每一个人一生中相牵最美的一份释怀,你所有的经历终会停圆在故乡,不管期盼之中,还是意料之外,故乡都是你丰盈生命的一笔珍贵素材,一份感动、一如往惜,是千里万里遥寄于你的乡愁、牵挂。 世上是山花烂漫、草木茂盛的夏天,我们却反刍演绎、装扮着冬天里的生活。究竟是夏天还是“冬天”?我们很干脆的回答:当然是夏天!但夏天里也有“冬天”。对这一命题,许多人可能不理解,其实喀喇昆仑的夏天平均气温在零度以下,不就是我们所称的夏天里的“冬天”吗? 我初于时间无尽的长河中,你说的忘记,原来就这样轻易的忘记了。宁愿归于滚滚红尘,历经尘世风霜,微笑变得那样苍凉,一切触不可及。 --题记 无法阻挡这个变化的世界,是错过了太多精彩,还是一直固守陈规,不肯去改变。所有的思考在一刹那凝固,从未如此迷茫过,只因为杏树纱奈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