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作之龙
首页 > 正文

巢作之龙 汽车不能光靠保养?改掉一些错误的驾驶习惯才行!

人生不易,能志随兴起,趣职一体,固然好,然许多职业不随人意,只是为了生计!因而,有了“干一行,厌一行”之说。如果把职业当成娱乐,这也许是另一番境地! 打的到东区办点事。我上车关门:“九如东路,天韵街。” “行,今天郑州‘马拉松’,内环戒严,金水路不能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你是谁? 我是韶华 我是谁? 你是锦年 我是锦年,却也不是,一只狐狸同样我们在哈尔滨市区也呆了两天。第一天我们逛了中央大街,晚上去玩了冰雪大世界;第二天去游览了圣·索菲亚教堂,又穿过中央大街在松花江上玩了一下午,晚上还跑去圣?索菲亚教堂看了教堂的夜景。回来时在酒店对面的小饭馆美美的饱餐了一顿,饭菜味道是不错的,跟我巢作之龙我不是诗人,无法为你炼狱的鲜红作赋;我不是画家,无法为你燃烧的七彩描画。但你总是无端入梦让我寝食难安大别山的红叶。 看吧,极目远山相对相依。不说山峦的旁逸斜出、不说群峰的危峰兀立。单说那满山披红戴彩的丰姿绰约让人倾倒。那一棵棵多情的树木举出一面面淡青

巢作之龙20年里,我心里老憋着一个念想,那就是想找个沟塘河堰痛痛快快地游一次泳。可在鱼米之乡的皖西南,很难找到一个像小时候一样干净清澈的水域。 我不是“旱鸭子”,也不是游泳的高手,只是喜欢游游泳。小时候父亲经常要我到河边去放牛。天气炎热,我们小伙伴们把牛放在河城南凤栖塬与少陵塬之间,有一条旧街。 长安人把“起七”叫“且七”,把街叫“门上”!也有的地方叫做“该”呢! 所以城南的这条街,许多商家却都不是韦曲人氏,因为他们口音蛮异,根本就没有一句是长安话的味道。 礼拜天从小巷里走过来的男人和女人,多半是来福音堂唱家前的山崖就像一只被砸裂了但永不散架的瓷坛,山洪水四分五裂地从山崖的各个缝隙喷涌着,冲歪了石崖头的山槐树,山槐树也就歪歪着生长了好多年;冲开起垄的地瓜脊,露出还未长成红地瓜;冲塌了山坡上花生地头的土,露出花生白白的妞;也冲塌了一片层层梯田的石头老墙

岁月里,总有美丽暗香浮动,生命有热烈也有平淡,有欢喜也有忧伤,记忆的花瓣总要找一个灵魂的支点。时光的角落里,总会隐藏着惊喜,也许就在下一个巷口,美好的懂得便会如约而至。 喜欢如约而至这个词,藏着暗香,和一份对未来的期待,等得很苦,却从不辜负,花儿和暖当我开始回忆的时候,我发现我曾年少;当我经常回忆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已不再年少。 题记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青春就这样悄然入室,闯进了我的生命,没有因果,毋庸置疑。于是,我便顺理成章的背负上理想、激情,雕刻着这金黄岁月的独家记忆。 洗牌的青春岁静静的夜里,喜欢一个人独倚窗前,默默凝视着万籁俱寂的夜空发呆。夜,静得出奇,远处阑珊灯光懒洋洋地徜徉在莽莽的夜景中。我无心欣赏夜色,只是每当看到窗外的夜景时,才会真正安静一会,享受一下安静的感觉。 最喜欢初夏的傍晚,沿悠长的小路慢行慢看,风在耳边,叶巢作之龙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