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茶妍
首页 > 正文

薄茶妍 往后余生,善待自己

每个人都有姥姥,或都曾有个慈祥的姥姥。我也是,不过我的姥姥过世得早,虚龄七十。当初母亲二十九,我才七岁。 若不是表哥家有照片回忆,我真记不清姥姥的模样了,连她哪个季节走得都模糊了。只记得她在镇医院住过一段时间的院,脑血栓,说走就走了。而母亲,正在家筹我养了许多花,就像在眼里装了一座春天,日日有花开,时时是好景。 如果说花开总有花落时,那么,我宁愿用一支笔拼尽所有气力,把最后一丝花香写给世间,也写给我自己。那样,纵是繁枝纷纷落,扑簌簌的,或是蔓妙如舞,亦或寒怆孤寂,都会落成一阙词、一首诗。 如此,一些天来,我常常游走在文字里不能自已! 难道是我在文字留恋着什么吗?于是,我一次次在文字里问着自己那颗跳跃的心,生怕自己在文字里迷失方向而失掉自我,于是,我再次写下今天的文字! 每次把琐碎的心念写成一行行文字的时候,总会长长的舒一口气,心里的负重一下薄茶妍三月里的幸福饼:第四章:十分的酸和一分的甜(2),作者:张小娴。第四章:十分的酸和一分的甜(2)巴黎的时装展结束后,当地一本权威的时装杂志总编辑歌迪亚建议我在巴黎开店。

薄茶妍那时,我家的屋子很小,以至于喜欢养花的人只能在南窗台上挤摆上四五盆。尽管条件有限,可没有谁觉得她碍事。特别是一向不喜欢这些“摆设”的我,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对她产生了兴趣,并懂得如何关心和珍爱她了。 自从与妻结婚,这花也自娘家“嫁”了过来,什么“我们每个人一直在缘分的天空里穿梭,与人相识,与人分别,与人相守,与人擦肩,都是一种缘。甚至无缘都是一种缘,只是在千里之外,在万水千山之外,那牵系芸芸众生的缘如何诠释,如何注解? ——题记 每个人都有一段美好的青春时光,在那时光的痕迹里,我曾经把梦想关许多年前的时光还依然清澈着我梦里的那条名叫长江的母亲河,夔门巍然屹立,沿途青山叠翠,两岸猿声啼叫,一叶轻舟飞流,诗人傲立船头,一手举杯,一手拿笔,抑扬顿挫地吟唱“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这是我少年时的快乐时光,遐想着大唐诗人李太白是何等

在生活中,我没有太多的奢求,因为我们的结局已经是命中注定的事实,我们谁也没有办法将这个结局改变。不论我们过去有多么幸福甜蜜,都无法将时光再倒流回去。你离开我已经两个月了,在你离开的这段日子里,我无数次在梦里都努力想办法让你回心转意,可是梦醒了,你还(一) 虽是冰封大地、寒风凛冽的季节,然而春的使者却已翩然而至了:看,那干枯的树枝,带着储存一冬的深情,正绽放出朵朵鲜嫩的绿芽,犹如苍老的哲人吐露出的崭新思想,朴素而动人。她饱含希冀,挥洒情感,驱散了冰冻,默默地酝酿又一次灿烂的生命复苏。于是,土松了贴身感觉:我在餐厅等你,作者:张小娴。我在餐厅等你我们都经历过在餐厅等待情人的岁月。初次约会、初次剖白、示爱、吵架、忏悔、分手、和好如初。恋爱离不开餐厅,回忆从这一间到另一间,等待的日子总是患得患失。相约等候的餐厅,最好有落地玻璃,可以一边等他,一边薄茶妍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