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依さら
首页 > 正文

桃依さら 开心一刻:晚饭前,爸爸:给你二叔打电话,叫他过来喝酒

近些天,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自杀事件,在网络上持续发酵,引起了大家的高度关注。 苏享茂在遗言中说,自己被前妻翟某骗婚、要挟、勒索了1300万,最后,在绝望中选择了跳楼自杀。说实话,他的遭遇,叫人震惊,让人同情,更让人唏嘘不已。 昨天,一位90后朋友跟我说,苏五婆很遗撼的走了,走完了她风风雨雨的八十三年,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五婆的丧事办的不算太大,但很有名气。有名气的主要原因是五婆的儿女们从外地叫来了两个“哭丧”的。 农历三月的天气,花盛叶茂,长长的柳絮已经脱落,柳芽随风飘动;塄边沟坎山花烂漫,蜜蜂忙碌的我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俩同龄,正好都70岁。他们一辈子和黄土打交道,除了去过榆林这座“大城市”,别的大地方恐怕连想都没有想过。即便去榆林,也绝不是为了游玩,而是为了看桃依さら大凡是西北人,或者一个出生在广袤的西北土地上的子民,只要是秦腔爱好者,说起秦腔,总有许许多多说不完的话题。因为千百年来的历史长河中,秦腔不但是西北人的乡音,也是西北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的一种表现形式,更是黄土高原文脉相传和文化艺术领域的一颗奇葩。这个

桃依さら发源于莱芜山区的大汶河流入东平之后,名字变成了大清河。在大清河的西岸,东平老县城的东北方向,一座大桥横跨大清河,我们当地人称它为“北桥”。我的高中母校东平三中,就在附近一个叫做王台的小村庄上。 我在三中度过了两年半的高中时光,在那里,我结识了六七个只巧合的一个机遇,我来到了“吴氏家族群”。群里的人很多,可认识的却很少,特别是低两辈的,根本就毫无印象。所以,我来到这个群,就像外出几十年的游子重新回到了家乡,内心是暖的,可人却很陌生。 在我家族里,坞头伯母,是我最亲的长辈,因为我从小就没了爷爷奶奶,我一生下来,就和煤矿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的父亲是从咸阳的一个小县城的小山村,招工到同城的熬北煤矿,成了一名煤矿工人。 母亲和父亲在熬北煤矿,经人介绍相识相知,在这里组建了家庭。我的两个姐姐也是从这里来到人间。这个世界又是熟悉又是那样的陌生,那个时候对煤

给女儿取名“芳菲”,是希望她在成长的道路上伴着芬芳,笑妍绽放,不须与百花争艳,只要开成一处小小的风景,有一天能够香飘万里。然而她的性格却不像花一般恬静,生龙活虎如男孩一般淘气好动,不愿听大人的话。而她的天赋,也不同我想象得那么高,不知她是否有一天会你有你的长翎子,我有我的灰毛发,同在一个天底下,在各自的地盘安家,各自欢度大好的年华。你有你的茅草房,我有我的黄土窝,漫步田间与土路,偶尔碰见秋月和春花。 天是那么蓝,飞机拉着线,长长的在天际横贯。天穹没有一丝云彩,只有太阳亮堂堂的脸。是太阳吗?许久每年秋冬交替,南山枫叶红满山坡时,我总会想起我家那棵自留红柿树。想到满树血红血红甜透心底的柿子,每每满口生津,唾涎欲滴! 我不知道柿树妈妈寿命几何,因我不知她出生于何年何月。但是我知道她因养出的柿娃娃奇红,大家都叫她红柿树,把她当作树妈妈一样看待。她桃依さら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