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raa
首页 > 正文

mmraa 人性最大的恶,是见不得身边人好

文化苦旅:后记,作者:余秋雨。这本书中的部分篇目曾在《收获》杂志上以全年专栏形式连载过,后来又陆续被海外报刊转载,所以读到和听到的评论也就很多。在所有的评论中,我觉得特别严肃而见水平的是鄂西大学学报所设“《文化苦旅》笔谈”专栏中该校中文系五位教师发表平凹作画记,作者:贾平凹。在年纪不老的作家里,我自诩我的毛笔字可入书品。但我确实没有临过帖,用钢笔写稿写得多了,随时又爱读一些碑,别人要我在宣纸上写,就写出来了。原本是一场玩事,所以从不为难他人的求索,给他写字不正好是练我的书法吗?差不多是求我一幅我出生在60年代黑龙江省一偏远寒冷的小山村里,临近过年了。却怀念小时候过年的情景来。越发觉得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可过年的味道却淡了没有70,80,年代年过的热闹和吉庆了。 记得小时候东北天冷冬闲的时候,农历的十月中旬就开始杀年猪,包粘豆包了mmraa去年冬季大考的时候,我因为抱病,把《圣经》课遗漏了;第二天我好了,《圣经》课教授安女士,便叫我去补考。 那一天是阴天,虽然不下雪,空气却极其沉闷。我无精打采的,夹着一本《圣经》,绕着大院踏着雪,到她住的那座楼上,上了台阶,她已经站在门边,一面含笑着问

mmraa有些想法只有在静静的黑夜才能安静而又肆虐的宣泄,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了,好像自己的身边静的从来没有那些人又或者那个人的出现,本以为经过一些事情后自己的心已变的无坚可催了,可是现在看来似乎是自己错了,我还是那么的容易伤感,好像更孤独了。 都说初恋难忘,自从来到网络空间后,就一直在网络空间里徜徉,在网络空间里忙碌,在网络空间里寻找那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一片能让自己心灵得到清静的天地。但那绝不是一个角落,那的确是一派光明的天地。在空间里阅读,已成为我日常生活中一个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夜阑人静,沏一壶茗文化苦旅:白发苏州,作者:余秋雨。前些年,美国刚刚庆祝过建国200周年。洛杉矶奥运会的开幕式把他们两个世纪的历史表演得辉煌壮丽。前些天,澳大利亚又在庆祝他们的200周年,海湾里千帆竞发,确实也激动人心。与此同时,我们的苏州城,却悄悄地过了自己2500周年的

生日,作者:老舍。生日常住在北方,每年年尾祭灶王的糖瓜一上市,朋友们就想到我的生日。即使我自己想马虎一下,他们也会兴高彩烈地送些酒来:一年一次的事呀,大家喝几杯!祭灶的爆竹声响,也就借来作为对个人又增长一岁的庆祝做一个战士,作者:巴金。一个年轻的朋友写信问我: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回答他:做一个战士。另一个朋友问我:怎样对付生活?我仍旧答道,做一个战士。&客,作者:梁实秋。“只有上帝和野兽才喜欢孤独。”上帝吾不得而知之,至于野兽,则据说成群结党者多,真正孤独者少。我们凡人,如果身心健全,大概没有不好客的。以欢喜幽独著名的Thoureau他在树林里也给来客安排得舒舒贴贴。我常幻想着“风雨故人来mmraa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