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的鄙视
首页 > 正文

涛哥的鄙视 年末打折 你有什么想要购买的游戏吗?

昨天上午去给老父亲上坟,后来看看天气很好,原先天气预报说有小雨,可这雨并没有下,就急匆匆的往家赶,为的是尽快回家换衣服去山上玩。上周六上山采了两筐牛肝菌,这周想去看看还能不能采到别的蘑菇,换完衣服一看表已经是上午九点钟了,马上出发赶坐去白石的小巴,在石家庄北滹沱河河边云龙大桥附近有一座森林公园——趣那。早就听说这个公园的名字了,所以心驰神往。 2017年8月4日,三伏天气炎热异常。等到十点钟,才决定出发去趣那。听说这里薰衣草挺出名的,所以我最渴望的事情就是去看看薰衣草。 喜欢紫色,虽然人到中年,但是序言 传统文化近年一越来越被大家所重视,许多人开始从关注传统。像《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等作品,也开始慢慢回归人们的视线。然而,大家的热情似乎多停留在关注与倡导上,至于更进一步的了解,则少之又少。即使有,也只停留在读过,会背的层面。鉴于此,涛哥的鄙视年少时,故乡的夏天的夜晚是丰富多彩的。虽然没有网络,但那时候人们的生活都简单。我们孩子们的思想也单纯,除了学习,劳动,就是玩耍,过得十分充实。夜幕降临,家乡的烟囱冒出了缕缕青烟,弥漫在家乡的上空。家

涛哥的鄙视农村的乐趣有点单调,一到夏天可就两样了。村前屋后都是坑,如果有条小河在村庄附近,那整个夏天就是乐园了。烈日炎炎,长夏永昼。不洗澡还能干啥去?一声吆喝,随者一群。大路是不走的,从一条沟里冲下去,从一个陆上百花竞芬芳,碧水潭泮默默香。不与桃李争春风,七月流火送清凉。 ——题记 酷暑时节,小城公园的荷花开到荼靡,随着柔柔的夏风,为我送来一帧帧泛着荷香的花信。我对他说:“陪我去荷塘吧,去得晚了,就有早开的荷花要凋零了……” 去看荷花时,我特意穿了那件有着地瓜俗称番薯,大家都耳熟能详,番薯粉也并不陌生。磨番薯粉,也许大家就知之甚少,特别是年轻一代的城里人,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亲历亲为农家诸事。以前,家里种了很多番薯,每到冬天

春风轻舞,春雨弹琴,春花含笑,春草摆裙,春树梳妆,春溪吟唱,春江长歌,春石昂立,春山雄踞……春来了,春来了,生机盎然、情韵万千,人间天翻地覆变了样!春是一年四季的滥觞之作,也是一年四季最诗意的书写,游艇驶离人间仙境大长岛的兰湾别墅,将无数的梦幻抛离在细软的沙滩,游弋于苍茫的大海之上。蔚蓝色的大海无边无垠,浩浩荡荡,横无际崖。层层叠叠的波浪氤氲而来,瞬间快速闪过身边,随之滚涌着飞逝在远方。偌大的一首老歌的记忆,像一尾鱼,在我的身体里游来游去,我喜欢她优美的唱词,旋律和华彩;突然想起,这老歌我已很久不弹。 花儿谢了,叶儿落了,秋天才有了她的消息,她是一只鸿雁;她的信像一只自由自在的鱼儿向我游来,以致波澜壮阔;我以滴落在键盘上的喜悦凝结成文字:涛哥的鄙视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