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浪之窗
首页 > 正文

大浪之窗 新华联原董事长突然被带走,株洲首富千亿版图承压?

平凡的日子,需要去精彩 河南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1.3 有时,我们的生活常常有这样地感慨。追求一个平凡的日子与心态,可往往总背离初心,讨厌、报怨平凡的往常如旧。正如,一个饥饿的人对面包满足后的惆怅,可又当失去面包充饥时,又多么渴望面包等一朵花,落入雨里,你就可以轻轻拾起,用来装点你的梦。别怕,那只是昙花一现的故事,你要用心聆听,那拂过眉梢的风,每一次呢喃,都是喜极而泣的抱拥。 ----题记 寻着一行字的斑驳记忆,慢慢翻看着。指间,如岁月细碎的忧伤,是凌乱,不敢触摸的的光芒。又如黄昏过??轻轻的我来了,走在平坦宽阔的苏堤上。清明时节,西子湖畔迎来了春色一片,也迎来了四面八方的游客。绿柳、红桃、青草竞相展示着蓬勃的春意,微风吹过,湖面荡起的涟漪与垂柳摆动的腰肢呼应。 ??轻轻的我来了,在“平湖秋月”摄下了永恒的瞬间。红花绿叶映衬过无大浪之窗近来,不知道什么缘故,我的这颗心痛得更历害了。 我要对我的母亲说:“妈妈,请你把这颗心收回去吧,我不要它了。” 记得你当初把这颗心交给我的时候曾对我说过:“你的父亲一辈子拿着它待人爱人,他和平安宁的度过了一生。在他临死的时候把这颗心交给我,要我在你长

大浪之窗秋香煮书 河南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6.10.25 秋风落黄叶,风沙沙,秋云看雨帘,雨绵绵。一番秋的落伤与秋的伤怀,在秋的薄衣渐寒里,可感怀出一桩心思的残凉;或对岁月时光无情的流失惆怅;或是一腔热情追逐梦想失意后的一种落寂;也可能是皮肤皱纹里,年岁风方荐是从理科班转到我们班的。后来跟我又分到了一个宿舍。 她性格很是直爽耿直,有什么说什么。虽然是刚插班过来,却丝毫不见生疏。 而正是这个人,让我懂得了很多。 有次上早自习,在一片摇头晃脑的处于昏睡状态的念经声中,她却在玩手机。 正巧不巧,班主任走了进来我在看着她。 我觉得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她那掩在腋下的长串的盘花衣扣,也不认识她那罩在网里的沉沉的发髻,我更不认识她那像尖角的花瓣样的脚。 我不认识她那走路的姿势,好像是脚上有着深深的疼痛,也许一阵风过,便可能将她吹倒。我也不认识她那种眼神,好像是阳

从原点又回到了原点,世界万物又回到了本初,冬天是最真实的。它用冷峻的目光,审视褪尽繁华之后的成长或者消亡,泰然自若,不动声色。 冬天的风,明火执仗的凛冽,恬不知耻的横扫、渗透一切已经身薄影单的温暖。呼啦啦,割裂的疼,和喝下60度烈酒的灼伤,疼痛是一样的乙未年立秋,适逢休旬将尽,昔闻古府黄龙遗辽塔一迹,风雨几更,欲摇坍塌,后土木重兴,复得尊貌。恰喜秋日正爽,欣然前往。 是日当晚临踏,车行至金刚寺,残阳横雁,余晖漫洒。然山门紧闭,暮鼓渐起,诸尼早憩。遂环游人民公园,园内有一弯桥横断二湖,湖内皆生葳蕤,我在看着她。 我觉得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她那掩在腋下的长串的盘花衣扣,也不认识她那罩在网里的沉沉的发髻,我更不认识她那像尖角的花瓣样的脚。 我不认识她那走路的姿势,好像是脚上有着深深的疼痛,也许一阵风过,便可能将她吹倒。我也不认识她那种眼神,好像是阳大浪之窗

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皖ICP备1001165854号